大山深處的教育“逆襲”

2020-09-15 08:37   來源: 海南日報

??? 瓊中的教育關愛政策,讓山里的孩子們可以就近讀書。不落一人的教育,點亮了學生們眼中的光芒。海南日報記者 陳元才 攝

??? 原題:瓊中從基礎教育長期落后,到五年回流超三千名學生

??? 大山深處的教育“逆襲”

  9月7日,海南中小學校正式開學。連日來,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灣嶺學校校長包瑞走進多個班級,為孩子們講授“開學第一課”——《孩子們,請跨越那座山峰》。他注意到,校園里又多了不少新的面孔——據統計,截至開學當天,包括學校管理的3個鄉村完全小學在內,灣嶺學校本學期新增回流學生88人。要從2016年開始計算,該??偣不亓鲗W生超過400人。

  “灣嶺學校出現的學生回流現象,是瓊中各義務教育階段學校的縮影?!痹摽h教育局基礎教育崗干事包志剛說,這幾年,從???、三亞、瓊海等市縣回流的學生源源不斷,瓊中的學位可以說一年比一年緊俏。

  “源源不斷”并非夸張。他算過一筆賬:從2015年至今,瓊中在校中小學生從22379人增加到28000余人,其中超3000名學生是從縣外各?;亓鞯?,“每年回流的學生能撐起一所鄉鎮九年一貫制學?!?。

  受各種因素影響,近幾年我國偏遠貧困地區學校普遍出現“空心化”情況:師資弱化,生源流失,學校逐漸成為“空殼”。然而,在2019年才退出貧困縣序列的瓊中,卻出現了截然不同的景象。

  一個經濟發展相對落后、教育成績長期掛尾的山區市縣,如何在短短數年時間里吸引了數千名學生回流?本篇報道中,海南日報記者將帶您一探瓊中教育的“逆襲”之路。

  A

  新校長接手“問題學?!?/font>

  “但凡有點辦法,都想把孩子送出去讀書,把孩子交給這樣的學校太不放心”

  上課鈴響,校園里又響起了瑯瑯書聲。包瑞站在校園里舉目環視,映入眼簾的樓宇草木,無一不呈現著生機,也無一不寫滿了感慨。

  2016年,省教育廳面向全國招聘優秀校長,在甘肅省干了18年鄉村教育的包瑞通過競聘成為灣嶺學校的新任校長。但他沒想到,即將接手的竟是這樣一所“問題學?!薄?/p>

  教學樓已成危房,教學設備陳舊落后,校園里零零散散地分布著雞舍、鴨棚、豬圈若干。更令他頭疼的是,學校教師無心育人,上課敷衍,下課散漫,校門口一家麻將館甚至為他們預留著一張“專用麻將桌”。

  可想而知,這樣的教育環境怎么留得住學生?一連數年,灣嶺學校的生源不斷加速流失,就連本校教師都把孩子送到其他市縣上學。包瑞挨個數過,那年學校在讀的就只剩下81個學生,而且大多對學習不感興趣,甚至文身、染發、抽煙、喝酒,不時出現校園霸凌行為。

  即便如此,已處在存亡之際的灣嶺學校在瓊中還不是最差的一所。要問當時瓊中的整體教育水平究竟如何——每每全省中考、高考成績排名表出爐,瓊中人總習慣從表格最末開始尋找家鄉的名字,好不尷尬。

  “但凡有點辦法,都想把孩子送出去讀書。何況我們夫妻倆都在外地務工,把孩子交給這樣的學校太不放心?!睘硯X學校一名蔡姓家長無奈之下,只好把孩子帶到廣東上私立學校,“一年幾千元的學費,對我們來說是不小的負擔?!?/p>

  還有的家長,比蔡女士下的決心還大。瓊中烏石學校校長鄧士志說,一位剛轉學回來的學生,盡管其父母都在瓊中工作,之前仍把她送到??谀乘搅W校讀初中。每隔一周,父親要接送她一次,往返兩趟需驅車近10個小時。

  什么時候孩子才能在家門口上好學?這幾乎成了瓊中家長的一個“心病”。

  B

  僵化的體制機制如何打破?

  績效工資差額從最多100元到7000多元,教師從不接受到紛紛參加培訓提升自己

  校舍需要修葺,環境需要治理,教師隊伍更需要整頓……壓在包瑞身上的樁樁件件都是重擔子、硬骨頭。

  “誰想得到,快40歲的我還是那么拼?”談起當初,包瑞朗聲笑了。他一鼓作氣,把妻女接到海南,再把老家房子賣了,跟學生們同吃同住,“為這所學校、為這些孩子,我可以說是‘破釜沉舟’!”

  重建學校,道阻且長。為了拆除校園中的“違建”,他反復給周圍群眾做思想工作;為了建一座色彩明快的教學樓、一塊寬敞平整的運動場,他不惜多次和建筑公司交涉甚至爭執。最難的時候,這個西北漢子幾度熱淚肆流。

  然而,給包瑞壓力最大的,還是對僵化的體制機制“開刀”。

  他來之前,學??冃ЧべY實行平均分配,教師的工作積極性很低。于是,他制定了新的考核辦法,以工作量和教學質量為主要標準,對績效工資進行重新分配。新辦法實施的首個學期,教師們拿到手的績效工資,相差最多的能達到7000多元。

  “績效一發下去,有的老師就不樂意了,接受不了這個差距?!卑鹩浀?,有教師打來電話哭訴,說到激動處甚至謾罵、威脅,“我堅決頂住壓力,要求其他同志也不要退縮:錯的是他們,不是我們!”

  包瑞的底氣,不僅因為自信,更因為有縣教育局在背后“撐腰”。將包瑞引進瓊中的縣教育局局長傅永東剛一到任就印發了新的文件,鼓勵各校在績效工資的分配上合理拉開差距,并且“上不封頂、下不保底”。

  這樣一來,原本按3個等次分配績效,最高和最低等次之間差距只有100元的局面被完全打破?!盃幾h是少不了的,很多老師到局里反映情況?!备涤罇|說,每有教師上門,無論是反映績效工資,還是其他事關教育教學改革的問題,局里都安排專人受理,到校實地調查,及時反饋結果。

  他說,教師上訪不是壞事,這倒逼各校進一步規范規章制度。慢慢地,制度理順了,心態調整了,找上門的人越來越少,潛心鉆研業務的人越來越多——各校教師特別是鄉村薄弱學科教師,都踴躍報名參加省里和縣里組織的各項培訓,僅2018年至今全縣就有6000多人次教師參加培訓,從中提升自己。

  C

  靠什么引進和留住好教師?

  崗位競聘、人才補貼……用政策“大禮包”打造一支“百姓身邊不會走”的優質教師隊伍

  傅永東心里清楚:光靠改造本地學校和教師隊伍,瓊中教育無法在短時間內實現“彎道超車”。但,孩子們已等不起了。

  恰逢海南大力引進優質教育資源,瓊中緊抓機遇,一方面利用“一市(縣)兩校一園”工程,引進華中師范大學及其附中、附小等優質教育資源;一方面利用“好校長好教師”工程,先后引進優秀校長21名、學科骨干教師69名,將當地鄉村教師隊伍的優秀骨干比例從10%提升到20%。

  2019年,瓊中試點在鄉鎮及以下學校設置高層次教育人才公開競聘崗位,兩年引進優秀校長7人、農村特級教師5人、農村省級骨干教師68人,每人每月可享受鄉鎮工作補貼4000元至10000元。

  2019年9月從黑龍江省競聘到烏石學校的教師付垚,目前每個月拿到手的工資和補貼近8000元,這還沒有算上每月近1000元的獎勵性績效工資和5000元的優秀教育人才補貼,“工資待遇比以前提高了不止一點?!?/p>

  “除了工資待遇高,瓊中還為引進人才提供了不少暖心服務?!睘跏瘜W校大墩小學教師李秀珍說,在縣委、縣政府的支持下,各部門均打開綠色通道,為引進人才的隨遷家屬對口安排了工作。引進教師不僅在學校有宿舍,在縣城的人才公寓樓也有周轉房,里面床鋪、空調、冰箱等生活用品一應俱全。李秀珍的家人來瓊探親就是住在那里,非常方便、舒適。

  除了引進的教育人才,本地教師也收到了屬于他們的“大禮包”——瓊中將財政補貼資金向偏遠鄉村教師傾斜,根據學校偏遠和艱苦程度設立差異系數,按照人均每月600元的標準,差異性發放鄉村教師補助,并將什運鄉、上安鄉、吊羅山鄉與中和鎮整體納入發放范圍,全縣共有492名教師從中受惠。

  優厚的待遇,為瓊中引來并留下了一支“百姓身邊不會走”的優質教師隊伍,農村教育的新“火種”漸成燎原之勢。他們與本地優秀教師一同開展學科區域教研工作,推廣課改新模式,并常態化開展同課異構、集體研備、集中學習、課題研究等工作,全面帶動提升了當地教育教學整體水平——

  2016年以來,瓊中中考綜合評價指數連續4年位居全省前8名,在6個中部市縣中穩居第一。與此同時,該縣高考質量也是“一年上一個臺階”,2020年高考本科上線432人,比2019年增加102人。令瓊中人驕傲的是,從小學到高中均在該縣就讀的女孩曾詩涵,今年高分考入北京大學人文科學試驗班,實現了瓊中教育史上的新突破。

  誠然,教育的進步,不能唯分數論。傅永東常對師生們說:“沒有分數,過不好今天;只有分數,過不好明天?!边@些年,該縣高度重視學生的素質教育和全面發展,每學年組織對全縣中小學校進行一輪考評,從9個方面逐項分析各校發展進步情況,將考評結果作為學校年度績效考核獎勵的主要依據。

  截至目前,該縣共建設校園游泳池15個、校園足球場45個,培養的瓊中女足屢獲青少年組世界冠軍;連續舉辦民歌、民舞、民服進校園活動,讓黎族、苗族學生認同并自覺成為民族優秀文化的傳承者……不少學校還立足自身實際,打造了別具特色的校園文化。比如,灣嶺學校引進的“相子道”武術教育,很好地改善了學生體質、提振了他們的精氣神。

  學校的變化令人觸動,灣嶺學校一名女教師將孩子從屯昌接回了瓊中。試讀一個星期后,孩子找她談心:“媽媽,我好喜歡這所學校。我們除了上課,還可以學象棋、古箏、獨輪車……喜歡什么就學什么?!?/p>

  D

  “零輟學”的背后

  構建“四個一”關愛體系,實施從學前到高等教育全套扶貧政策,推進控輟保學不落一人

  今年6月底,發生在瓊中的兩宗行政非訴審查案件在微信朋友圈里“刷了屏”。

  之所以引起關注,是因為這兩宗案件非常典型——監護人經敦促、動員、教育、批評,始終拒絕將子女送進學校接受義務教育,最終只得按照法律規定進入法院非訴審查程序。這樣的案件,在海南還沒有先例。

  “不確保子女接受義務教育就是違法!”兩宗案件的審理令瓊中不少百姓深受震動,為該縣推進控輟保學工作打了一記“神助攻”。

  傅永東說,控輟保學一直是該縣教育部門和各中小學校的重點工作之一,2015年以來回流的超3000名學生中,就有部分是從輟學生群體中勸返的。經過這些年的努力,該縣輟學生人數已經“清零”。

  這項工作并不好做。鄧士志說,為發動家長配合學校勸返孩子,他們經常是帶著酒菜“三顧茅廬”,“當地人性子耿直、好交朋友,跟他們把酒喝痛快了,話匣子就打開了,思想工作也就好做了?!?/p>

  他還記得,一次勸返一名輟學到外省打工的女孩,其母親不但不配合工作,還假裝自己是女孩的嬸嬸,稱無法承擔監護人責任。這時,工作組里一名派出所的同志發現她目光閃躲,便叫來了村委會干部指認,這才確認了她的身份,進行了普法教育和勸說。后來,他們有了經驗,每次進村開展工作都要聯合多方力量。

  鄧士志還要到該女孩的微信,多次發去信息做她的思想工作:“你現在打工,每個月掙1000多元,但以后掌握了一技之長,能創造的價值遠遠不止于此?!薄澳銈兡贻p人總說,‘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,還有詩和遠方’。我想告訴你的是,要是不學習、不進步,你的生活只有沒完沒了的茍且!”

  在學校和家長的多番勸導下,這名女孩不僅回歸了校園,還接受了學校老師的一對一幫扶。海南日報記者了解到,包括她在內,瓊中還有6000多名貧困學生、留守兒童和“問題學生”,也被納入了“四個一”關愛體系——2000多名責任教師作為分管學生的“代理家長”,要做到“每天一見面,每周一談話,每月一家訪,每學期一次幫扶效果評估”,幫扶成效則作為績效考核的重要指標。這些孩子中,貧困學生還享有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全套扶貧政策,真正免除了后顧之憂。

  “不斷回流的學生,讓我們振奮的同時也感到壓力?!备涤罇|說,為了讓每個孩子在家門口上好學,各項工作都要跟得上學生回流的速度,全縣教育工作者正在省教育廳的指導和縣委、縣政府的領導下,一步一個腳印把各項工作推向前進、落到實處。

  省教育廳基礎教育處處長韓小雨表示,近期,省教育廳已派出工作組到瓊中系統總結經驗,將進一步支持瓊中教育改革發展,并把瓊中經驗推廣到各個市縣。與此同時,省教育廳將通過科學規劃布局、優質學校托管薄弱學校、創新管理機制、大力引進人才、改善辦學條件等方式,推動全省基礎教育質量提升,努力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,為海南自貿港建設提供更加優質的公共教育服務。(記者 陳蔚林)

[責任編輯: 王雯君 ]
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6493768
十一选五免费计划软件